红桃罐

一个又甜又刀的616贾妮短篇。

和某只Loki小天使对戏得来的奇葩脑洞。
大概OOC没有太严重?
作为一个Jarvis真爱粉,我表示这是糖。
越了解616铁,这刀子越疼。

如果时间无法重来,那么感情向来便是悲剧。

“抓紧我的手!”

滑行了近几十米,他却在坠入熔岩的一瞬间,抓住了一个支撑物。

黑暗中那个男人蓝色的眼睛依旧明亮。带着令人信服的光芒。
我点点头,不管他有没有看到,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

他们两人之间向来没有选择,没有一人独死也没有一人独活。

“要么一起活,要么一起死。”

他嘴角弯起一个只有我才能看清的弧度,即使是在生与死之间,他依旧冷静的令人心安。

“一起跳下去?”

我问。

“当然。”

他答。

突兀间上方隐约传来枪声。

“大概有几成把握。”
我看着他,他却没有开口的意思。

“这次总不会还有转圜之地吧,”我也慢慢笑了起来,心底依旧没有恐惧。“要是还能活下来,那么可就真的是Anthony效应了,Sir。”

“啧……”他撇撇嘴,“Jar,那只是一次意外,我又不知道我到底死没死。”

我无奈叹息,刚准备临死前在吐槽一次先生的时候,突然一滴粘稠的液体滴在了我的脸上,还带着些许温热。
而曾经的战斗生涯告诉我,这个液体无疑是上方人的血液。

“Sir?”

我下意识的看向上方,正好亲眼目睹一滴血液落在了我的脸上。

“Jar,我可能,在刚刚抓岩石的时候哪根血管断开了。”

他的声音依旧是原先的沉稳,可是我却能听出其中压制不住的颤音。
血管?怎么可能只是如此。
但是知道他的坚持,所以即使担心,但我却还是给他留下了基本的尊严,并没有在询问下去。

“Sir,那就放开手。”

这是我们早就约好的,绝对不会因为死亡而抛弃彼此。
当然,比起体内带有战甲的他,我肯定会是死亡的那一个。
可是他却似乎像是再一次失忆了一般,飞快的打断了我接下来的话。

“Jar,安静下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始试图保持某种平衡,同样,他伤处的鲜血也越发迅速的滴在我的脸上。

“Sir,请你放开手。”

我自然在他动作的后一秒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攥了攥拳,向着似乎毫无反应的他第一次摒弃了往常的温和优雅,用上了高分贝的嗓音说到。

“我说,Sir,放手!”

“不,Jar,你能活下来。”

他像是终于反应过来的开口,已经试图保持着平衡,眼里是坚毅和冷静。

“你可以从我的身上爬上去。”

可是我渴望的不是我能不能活下来!

该死的自我牺牲的英雄精神!

即使是有再好的教养,我此刻也要忍不住爆粗了,更何况我本来就是个军人。

“将战友踩下去,自己活下去可不是战士应有的风格。况且,我的生命里就只剩下了您。”

“我不是战士,Jar,是我将你带入危险之中,我也会带你出去。”

我不知道他是否能看清我的表情,但我的眼中却是透彻的失望。

“Sir,您答应过我,我希望,我的生命是奉献给您的。”

我微微叹气最后看了他一眼,缓缓将手松开,却在即将坠落熔岩的那一刻,被他突然反应过来而一把将我的手抓住,攥紧。

“Jar,别这样对我,”或许是他的突然用力导致伤口裂的更开,黑暗中他终于忍不住闷哼了一声,“我承受不住的,Jar,我也不是无坚不摧的。”

我微微叹息,我知道我的离去对于Sir来说不亚于一个最沉重的打击。

“但是,Sir,如果幻境里注定只有一个人可以出去的话,我希望是您。”我不忍的合上了双眼,用最残忍的现实刺激着我最珍爱的人。“毕竟,我并没有办法保护地球,毕竟,他们需要您。”

这段话如果无论对于无论其他任何人来说都是毫无用处的,但是对于Sir来说却是却是最致命的,因为他追求的,是真真正正的道德纯善,在他眼里,人类的安全远远高于他自己的生命。

我看不清他表情,但我却能从他的眼里看到痛苦,绝望,挣扎,以及妥协。

他的手终于慢慢松了下来,我低头看了一眼底下无尽的熔岩,慢慢露出了一个笑容。
“Sir,好好保重。”

“Jar,”黑暗里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他的声音终于恢复到了原来的冷静和沉稳。“下面的熔岩,是通往和平世界的传送门,我的最后一个命令是……”

“Jar,跳下去。”

“是的,Sir。”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