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桃罐

【福华/HW】Re-Load

当初学英语的时候先看的Sherlock Holmes实体书,然后就很喜欢这一对。
然后是电影,觉得这一对很可爱,特别是华生,永远抵挡不了萌摩斯摩斯的案件诱惑,永远被Sherlock吊着胃口勾引来勾引去,欺负来,欺负去。
最近看的电视剧,瞬间被喂了几十口刀子,我写的大概就是我想象中的,福华应该有的样子。
小学生文笔
OOC
只为满足自己
想给自己喂糖


人,由骨骼与血液组成,再由无数的情感编织。
“Of cause NOT,”Sherlock说:“人明显是由细胞组成的,Watson。不然你学的就不是医学而是缝纫了。”
他不知何时站在了我的身后,看着我的电脑屏幕笑的全身发抖。
我有些尴尬的将电脑合了起来,反驳道:
“这是修饰语!Sherlock,我在写我的blog而不是医学报告!”
我一直试图去让他理解,我只是想让他看起来更加的人性化,而不是对命案抱有特殊爱好的怪人。
而他却笑的更开心了,坐到我旁边。伸出两只手比了一个缝纫的动作,摇头晃脑的装作我的样子。
“我是Ms.Watson,我是一个内科医生,让我来缝纫你的心灵吧。Mr.Holmes请把我的毛线拿过来。”
我看着他脸上夸张又滑稽的表情,再一次发誓我再也不会再替这个人做任何事情。
虽然我的誓言一向都不怎么管用。
不过想起前不久因为自己很忙,忘记给他收拾房间,就导致Holmes“不小心”的被一堆垃圾埋在底下,动弹不了,只能发短信让他下楼“挖”他的时候,我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我衷心的祝福你能够在你的房间里挖出毛线。”
他抬头,明显明白了我的意思,低低的哼了一声,脸色黑了下来。
“你总是喜欢把那些东西写的不近其实又夸张可笑,天知道那些人为什么喜欢看你这些东西。”
“情感,Sherlock,人们喜欢这种吸引人的,带着情感的文字,而不是你的那些烟灰报告。”
“Watson,情感和习惯…”
……
他曾经说过,情感和习惯是所有最低级错误发生的原因。
就像即使已经过了两年,脑中的,某个身影也依旧,笔直的,高傲的,孤独的站在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
只是我在也没有办法跟着他,跟着他的身后。
我今天本不想再去看他,毕竟我今天再一次因为那该死的习惯而分手了,我甚至数不清这到底是第几个因为被我无数次叫成叫成了Sherlock而和我分手的女孩。可是还是那该死的习惯,我还是没忍住每个周末来看他一次。
我站着墓园中,看着无比可恨的那个名字甚至忍不住要掀了墓碑。
天知道我每天要对着镜子喊五十遍Andrea可是突然还是下意识的叫出了Sherlock。
我往常都只是安静的在这站一会,可是今天我想起那个天赋异禀,高高在上,本该备受瞩目的那个人却变成了眼前摆着伶仃的几朵花的朴素的石碑,突然就压制不住了自己的委屈。
“你可是堂堂的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却变成了这个样子,我说过!没有人能让我相信你是骗子!即使全世界都说你是骗子我也会依旧站在你身后!就算你真的是骗子我也不会在意!可是…你为什么要跳下去……你这自私的混蛋,每次都不在意别人的想法,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就这样死了……你知道,你知道别人,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你知道吗……我…我今天本来不想来看你的,Andrea,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温柔,体贴,善良,她是我第十六个女朋友,也是我的第十五个因为叫错名字而和我分手的女孩了。你知道吗……”我努力压制着眼底的酸涩,可是看着那个黑漆漆的石碑,我终于还是不争气的掉下眼泪。“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还是总是下意识的叫出你的名字……我还是总是……以为你还活着,还是总是以为能有一天看到你站在墓碑前面叫我…”
“Watson?”
“嗯……就是这样。”
我低着头,回想着刚才的声音,低沉磁性,语速略快却异常清晰,Sherlock的声音一向很有标志性,他一向都招人喜欢,无论是Ms.Hadson还是Molly,只要有人真正认识他就一定会喜欢他。
“Watson?”
等等……
我猛的抬头,站在黑色墓碑前面的那个人有着熟悉的微卷黑发,熟悉的冰蓝略带绿色的双眼,熟悉的微笑以及熟悉的气息。
我眼前的的的确确是那个早该在两年前死去的那个男人。
我突然被喜悦或是惊吓冲击到脑中一片空白,脚一软险些摔到地上。
他毫无罪恶感的跨过了自己的墓碑,顺手拉了我一把,才让我没有那么丢脸的晕倒在地上。
可是我的大脑却一直不停的在放空。
只能看着他抓住我的肩膀用力的摇晃并大喊着:
“DON'T BE FAINTED!DON'T GO CRAZY!CALM DOWN!Watson!CALM!DOWN!”
我想这大概也算是急救的一种吧,至少我的确没晕过去,还能艰难的用着还在发颤的双手粗暴的扯下了他的领带,撕开了他的衬衣,一手掐着他的脉搏,一手贴着他的颈动脉,在将耳朵贴在他的胸前。
血液还在流动,脉动正常,体温正常,心跳略快。
干完这些我才慢慢的吐了口气,倒退几步,坐到了什么东西上。
当然,也在我坐下之后我才发现我刚刚都干了些什么。
死而复生的大侦探Sherlock Holmes的领带被扯得皱皱巴巴的扔在地上,衬衣上面的三个扣子被扯掉,大片的皮肤裸露在外面,他那件立领的风衣掉到了地上,衬衣外面的西装也要掉不掉的挂在身上,而他本人则是一副惊吓过度而呆滞的模样,按理说这种表情是不应该发生在Sherlock身上的,或许过一会就好了。
……吧
我低头看了看手机,依旧过了十分钟,我承认我也是刚刚从震惊中勉强缓和起来,甚至脑中现在还是缓慢飘动的零碎信息和大片的空白,可是Sherlock却完全没有要回复的迹象,他甚至已经开始石化。
正在我朦朦胧胧的要打电话给Mycroft的时候,他才清醒了过来,他非常有夏洛克风范的没有尖叫没有惊吓没有逃跑,没有任何过激行为,他明显比我冷静的多,他冷静的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Sherlock,你…”

我刚想问他也什么就被他噎了回去。

“John,别坐在我的墓碑上面。”

“什…什么?”

“我说,John,别坐在我的墓碑上面。”

我突然愣住了,颤抖的伸手摸了摸我坐这的那个冰凉的东西。

“你说我坐着什么?”

他突然朝着我微微一笑,看了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我说,”他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说到:“你现在正坐在我的墓碑上面。”

我终于非常丢脸的一声不吭的昏了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估计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我翻了个身,下意识拍了拍旁边的东西,却入手一片光滑。

“John,你再碰我的衣服你就只能裸奔回去了。”

Sherlock低头看了我一眼,继续开始摆弄他的手机,最后还不忘加一句威胁。

“我保证。”

我才发现我之前竟然一直躺在Sherlock的一条腿上,而且还把手伸进了Sherlock敞开的衣领里。

我一个激灵,立刻坐了起来,下意识的就开始搜寻附近的行人,幸运的是,似乎没人看见。

“你已经睡了一个多小时了。”Sherlock悠闲的开口,“途经的路人至少超过两位数。”

我转头僵硬的看了一眼Sherlock衣衫不整的样子,又看了看我们两个的姿势。

真是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我绝望的扶额,我终于明白了Sherlock的人生目标,他的目标就是让全世界知道我们是一对Gay。

我敢发誓明天的新闻标题就是【天才侦探Sherlock Holmes死而复生,并且和他的助手兼爱人John Watson在墓园衣衫不整的睡觉】

我非常想要反驳些什么,可是这的确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我唯一能反驳的就只有“我不是他的爱人”这句颇为干涩的话。

“醒了就赶紧起来,”他若无其事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又将西装拢了拢,将风衣的领子立了起来,转身说到。

“走了,回家吧。”
……回家?
我脑中又聚上差不多的浆糊,唯一留下的就是Sherlock这个名字,和baker st.221B这个地址。
我想我的确应该回家了。


评论(6)

热度(37)

  1. 白象之牙红桃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语帝の粮食收藏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