冶河

【后记】失去瞬间

Thor Odinson

我们就像行走在一条直线,手拉着手开始我们的人生,随即渐行渐远。
我以为我们就会这么一直远去,直到有一刻你突然厌倦了战争。
你会重新回到我的世界,站到你想要的位置。
Asgard的王位,不,这不是我的愿望。
我只是等着我的Loki回来,然后帮你接手这个大麻烦。而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厌倦我的陪伴。而在那时候,我会替你维护九界的和平,替你征战四方。
就像我们小时候的愿望。
你做至高无上的神王,我做为你誓死效忠的女武神。
可是我错了,在我发现的时候,我已经完全的失去你了,包括你的想法。
可是,Loki,你是那么的狡猾。
在我即将对你失去信心的时候,你又一次把自己交给了我,站在了我的身边。
在我失去了所有以后。
我相信了,我每一次都选择相信你的悔改是真实的,这是我的愿望,也是我的妄想。
I want to got you.
你永远无法理解在我看到你再一次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
那副样子在我眼里在我的记忆中成为了永恒。
那是我唯一一次抓住了你,将你留在我身边。
但是你却再一次离开了,去到了连空间宝石都去不到的地方。
为了Asgard,你做了令所有人都骄傲的事情。
也是最愚蠢的事情。
我第一次明白了你,却再也抓不住你了。
The first time I got you, But I could never got you again.
没关系,我等着你,
我会继续做着你认为我该做的,
然后等着你找到我,
等着你的惊喜。
Because,I've got you,my brother。
只是这一次,你或许是真的离开了我,只是这一次,我也有了足够的耐心来等着你回来。
神的生命是为了展示自己的强大,我的生命是为了等待一个再也等不到的人。

What more could I lose ?

【后记】死亡瞬间

Bucky Barne

“Bucky。”
失而复得,何其宽容。
“Steve。”
得而复失,何其轻易。
我以为我可以轻易的忘记那段漆黑的过往,就像曾经一样。
忘记那段记忆,忘记自己曾经是Hydra的一员,忘记自己亲手杀害了自己的战友,忘记自己手上凝固的鲜血。
可是我却连再一次回想那忘记一切的痛苦都不敢,只能期待着那伤疤腐烂,直到我连自己的样子都记不清。
可是直到那刻……我还会依旧牢记着那把沾满血腥的机械手臂。
失去了身份,目标,亲人。留下的只有一个沾满罪孽的名字。
我甚至感觉不到所谓的疼痛。
我已经失去了生命的意义。
可是我依旧期待着,Steve Rogers,你强大而坚韧的灵魂可以将我拉出深渊。
Just like what you did.
我在无尽的血液和杀戮中,将自己埋入连我都找不到的底部,忍耐着,挣扎着,期待着你的拯救。
Find real me,Steve。
这是我的请求也是我的命令。
Be my redemption。
我这样渴求着,等待着救赎。
可我却没有拒绝再一次带上那个如同梦魇一样的杀人武器。
因为这是我的价值。
你一定无法想象,你和赎罪已经是我唯一的生命的价值。
在你眼里我或许还是那个我已经记不得的模样,英姿飒爽的中士,被无数人所羡慕,有着无数女士的爱慕。
可是我现在甚至没有勇气再给自己铺上一层想象的外壳。
那场维护生命的战斗,
我没有做到,
你也是,
而我却已经没有力气再目睹一个伤痕累累的地球了。
我也没有勇气再去面对失去。
我拯救不了地球,也拯救不了我自己。
我伸出手,深棕色的灰尘在其上飘舞。
“Steve。”
看向他的方向,重重的倒在地上。我知道这会多么的伤害他,可是我已经无力睁开双眼。
死亡代表的不仅仅是离开和痛苦。
对我来说,这是解放,
和放弃救赎。

Steve,I gave up。

【后记】死亡瞬间

Loki Odinson

或许我们今生就只能互相伤害,然后生离死别。
我唯一一次的妥协让我亲眼目睹了Odin的死亡。
我唯一一次为Asgard而战导致了他的陨灭。
我唯一一次的仁慈令我迷失了我自己。
在我终于发现我的身后是你和Asgard的时候,我却只剩下了用生命证明的这一个选择。
I love and loved and leave you.
我本可以逃脱,可以臣服,与以前一样。可这一次,目睹着一切的覆灭,我只有一个选择。
为了身后的Asgard。
Asgard从来不是一个地方,它是身后的人民,它是一个永不磨灭的信仰。
而这一次,我选择做他们的信仰。
“I,Loki,prince of Asgard。”
我总为这一个名号,这一个信仰而不满自己的待遇。
但实际上,他们从没有变过,变的仅仅是我。
可惜我明白的已经太迟太迟了。
“Odin's son。”
我的目光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转向了Thor。
我为了我的目的,或是因为意外,我离开过很多次。
每一次都是在你的面前。
但相信我,这一次我仅仅想要为了背后的你们。
不是为了身份,不是为了争夺,不是为了阴谋。
I do it for you。
I……only even wanted to be your equal。
或许我还有一刻去悔过。
或许我现在还有机会。
我预见了我的结局。
但是……
慢慢垂下眼睛,抑制住那滴即将滑落眼眶的泪水。
For Asgard。
胸腔中的空气被截断在喉咙中,用尽全力的挣扎着,却依旧无力阻止颈间那只手越发加强的力度和意识的涣散。
“You……will never be a god……”
就像我一样,没有信仰的人又怎么配做神。
努力睁开双眼,最后留恋的看着这片我生活过的世界。嘴唇费力开合着,声音却止于喉间的那只手。
“I am Loki,Loki Odinson,prince of Asgard,Brother of the rightful King of Asgard,I'm……proud of that。”
Thor,我不知道经过这一切你是否还能再为我哭的撕心裂肺。
只是……这一次我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I am Loki,Loki Odinson。
Brother,did you miss me?
Now you see me,brother。
I assure you,brother,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我合上了双眼,沉入了黑暗。

Brother……did the sun shine on me again……

【自述】Earth-616/Game over/

上帝已死,死在我出生的那一刻。

所以我的一生都只能在黑暗中挣扎,翻滚,争夺,守护。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刻才能终结。
而在我脱离这一切,回望过去,我才终于发现。
原来,我拥有一切,也一无所有。
诞生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开始失去的控制杆,最后身败名裂,孤影相伴。
让我想想,现在或许已经不会有人对我的死亡有任何表示了。
无论是遗憾还是满意。
在意我的人已经离开了我,而我的死亡对于不在意的人来说也仅仅是个听过就忘的笑话。
说来可笑,我总是希望将我的生命尽量的拓展,让这场短暂的游戏可以让更多的人受益。
而现在,我甚至连写一封遗书,找一个为我愧疚和悲伤的人都没有,好吧,我说的是连找个接过我的工作的可怜虫都没有。
因为这一天,就是一切结束的那一天。
而某个老士兵也选择这一天狠狠的打我一顿。
他相当不会给自己留后路。
显然,我也是。
我这一生获得过无数的称号,天才,科学家,慈善家,花花公子,政治家,商人,权利的游戏者,凶手,谋杀犯,冷血的怪物。
可唯独没有那个我最期望的。
的确,我也没有一刻看起来像一个超级英雄,即使这才是我的信念。
而遗憾的是直到我死去,我也没有遇到一个真正理解我的人。
包括Captain America,他是我心中理想的样子,信任着,被信任着,守护着,被守护着。这对我来说就像是理想,虽然我已经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就已经失去了我的理想。
现在是时间等待下一个大英雄了。
我看着一切的消亡,微微一笑。
另一个Ironman。
希望他可以从神那里祈求到半分仁慈。

这一切源于两个男人,一个曾代表生命,一个曾代表死亡。
他们源自于一个理念,毁灭和拯救。
他们随着时间改变了一切,唯有一件事永存。
他们随着一切一起消失。

内战:后记【Ironman视角】

我似乎听到有人说漫画里都很直。

我又一次回想起了那一切,在那天之后。
史帝夫,我多么希望你的死亡只是一个为我的自私而开的玩笑,或者我真正理智到你的死亡都无法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一道痕迹。
但它发生了。
我无数次的告诫自己,我要保持冷静,我可以忘记关于你的一切,我可以向我承诺的一样,做也仅仅做一个英雄。
我可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冷静的将你送往你被发现的地方,将你的身份交给克林顿,巴基,向全世界宣布新一任的美国队长,然后再若无其事的继续扮演着钢铁侠。
平静的像是一个冷血的怪物。
可是我知道,这仅仅是因为,我答应了你。
我答应你了一个连我都无法想象的要求,让史帝夫罗杰斯这个名字彻底消失,至少在历史上,不会有人再去花费半点墨水去讨论这个在审判场上被枪杀的史帝夫罗杰斯。
但是,没人知道我是多么的希望,希望可以把史帝夫罗杰斯这个名字刻印在美国队长的坟墓上。
希望全世界都能为你尽情的痛哭一场,还有……再一次和你……不,至少让我和你告个别。
史帝夫,你总是把我想象的太过冷静,就像所有人一样。你以为你可以把一切都交给我,而我可以平静的做一个超级英雄该做的。但其实,我也有无法面对的事情。
所有人都知道托尼斯塔克是个冷血无情的政治家,甚至包括我自己都这么认为。
托尼斯塔克应该是一个狠毒,做事情不择手段,残忍至极,残害战友,拥有变态控制欲的人。
但是…我却做不到,我离自己的理想明显还有一段相当的距离。
我控制着我自己,去靠近我的理想,去扮演一片黑暗。
我无数次的告诫自己,这没关系,我做的是正确的事情,我这是在拯救生命。
可是你一定无法想象,就在我收到你的遗书的那一刻,我的那一叠纸就放在我办公室里的保险柜。
我以为我们之间仅仅只是一份平淡到乏味的关系,我以为至少不会这么痛彻心扉,可是我错了。
可以是我死去的,应该是我死去的,为什么不是我死去呢?
至少现在再一次回想起噩梦的就不再是我。
我以为我可以永远把这件事隐瞒下来,可是我不行。
就如我所说,无论你相信与否,我始终相信着你,相信你能交接我的义务,相信你可以远离黑暗的保护所有人,相信你可以为了所有人的权利而了结我的生命。
因为你比我还要了解,虽然这一切的开始源于两个人,但这一切的开始源于一个理念。
但你没有。
但我做到了。
所以你将一切都交给了我。
我希望我能永远铭记史帝夫罗杰斯这个名字,也希望你的死去甚至不会在我的人生中留下痕迹,我希望你能明白,我曾经爱过你,我的朋友。
但是现在,比起爱你,我更恨你。

【Anthony Edward Tony Stark】
他曾拥有过全世界,所有的光芒,所有的称赞,所有人的喜爱,但是现在,他什么也没有剩下……但是我依然会在他的身边,永远的。——Edwin Jarvis

一个又甜又刀的616贾妮短篇。

和某只Loki小天使对戏得来的奇葩脑洞。
大概OOC没有太严重?
作为一个Jarvis真爱粉,我表示这是糖。
越了解616铁,这刀子越疼。

如果时间无法重来,那么感情向来便是悲剧。

“抓紧我的手!”

滑行了近几十米,他却在坠入熔岩的一瞬间,抓住了一个支撑物。

黑暗中那个男人蓝色的眼睛依旧明亮。带着令人信服的光芒。
我点点头,不管他有没有看到,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

他们两人之间向来没有选择,没有一人独死也没有一人独活。

“要么一起活,要么一起死。”

他嘴角弯起一个只有我才能看清的弧度,即使是在生与死之间,他依旧冷静的令人心安。

“一起跳下去?”

我问。

“当然。”

他答。

突兀间上方隐约传来枪声。

“大概有几成把握。”
我看着他,他却没有开口的意思。

“这次总不会还有转圜之地吧,”我也慢慢笑了起来,心底依旧没有恐惧。“要是还能活下来,那么可就真的是Anthony效应了,Sir。”

“啧……”他撇撇嘴,“Jar,那只是一次意外,我又不知道我到底死没死。”

我无奈叹息,刚准备临死前在吐槽一次先生的时候,突然一滴粘稠的液体滴在了我的脸上,还带着些许温热。
而曾经的战斗生涯告诉我,这个液体无疑是上方人的血液。

“Sir?”

我下意识的看向上方,正好亲眼目睹一滴血液落在了我的脸上。

“Jar,我可能,在刚刚抓岩石的时候哪根血管断开了。”

他的声音依旧是原先的沉稳,可是我却能听出其中压制不住的颤音。
血管?怎么可能只是如此。
但是知道他的坚持,所以即使担心,但我却还是给他留下了基本的尊严,并没有在询问下去。

“Sir,那就放开手。”

这是我们早就约好的,绝对不会因为死亡而抛弃彼此。
当然,比起体内带有战甲的他,我肯定会是死亡的那一个。
可是他却似乎像是再一次失忆了一般,飞快的打断了我接下来的话。

“Jar,安静下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始试图保持某种平衡,同样,他伤处的鲜血也越发迅速的滴在我的脸上。

“Sir,请你放开手。”

我自然在他动作的后一秒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攥了攥拳,向着似乎毫无反应的他第一次摒弃了往常的温和优雅,用上了高分贝的嗓音说到。

“我说,Sir,放手!”

“不,Jar,你能活下来。”

他像是终于反应过来的开口,已经试图保持着平衡,眼里是坚毅和冷静。

“你可以从我的身上爬上去。”

可是我渴望的不是我能不能活下来!

该死的自我牺牲的英雄精神!

即使是有再好的教养,我此刻也要忍不住爆粗了,更何况我本来就是个军人。

“将战友踩下去,自己活下去可不是战士应有的风格。况且,我的生命里就只剩下了您。”

“我不是战士,Jar,是我将你带入危险之中,我也会带你出去。”

我不知道他是否能看清我的表情,但我的眼中却是透彻的失望。

“Sir,您答应过我,我希望,我的生命是奉献给您的。”

我微微叹气最后看了他一眼,缓缓将手松开,却在即将坠落熔岩的那一刻,被他突然反应过来而一把将我的手抓住,攥紧。

“Jar,别这样对我,”或许是他的突然用力导致伤口裂的更开,黑暗中他终于忍不住闷哼了一声,“我承受不住的,Jar,我也不是无坚不摧的。”

我微微叹息,我知道我的离去对于Sir来说不亚于一个最沉重的打击。

“但是,Sir,如果幻境里注定只有一个人可以出去的话,我希望是您。”我不忍的合上了双眼,用最残忍的现实刺激着我最珍爱的人。“毕竟,我并没有办法保护地球,毕竟,他们需要您。”

这段话如果无论对于无论其他任何人来说都是毫无用处的,但是对于Sir来说却是却是最致命的,因为他追求的,是真真正正的道德纯善,在他眼里,人类的安全远远高于他自己的生命。

我看不清他表情,但我却能从他的眼里看到痛苦,绝望,挣扎,以及妥协。

他的手终于慢慢松了下来,我低头看了一眼底下无尽的熔岩,慢慢露出了一个笑容。
“Sir,好好保重。”

“Jar,”黑暗里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他的声音终于恢复到了原来的冷静和沉稳。“下面的熔岩,是通往和平世界的传送门,我的最后一个命令是……”

“Jar,跳下去。”

“是的,Sir。”

【福华/HW】Re-Load

当初学英语的时候先看的Sherlock Holmes实体书,然后就很喜欢这一对。
然后是电影,觉得这一对很可爱,特别是华生,永远抵挡不了萌摩斯摩斯的案件诱惑,永远被Sherlock吊着胃口勾引来勾引去,欺负来,欺负去。
最近看的电视剧,瞬间被喂了几十口刀子,我写的大概就是我想象中的,福华应该有的样子。
小学生文笔
OOC
只为满足自己
想给自己喂糖


人,由骨骼与血液组成,再由无数的情感编织。
“Of cause NOT,”Sherlock说:“人明显是由细胞组成的,Watson。不然你学的就不是医学而是缝纫了。”
他不知何时站在了我的身后,看着我的电脑屏幕笑的全身发抖。
我有些尴尬的将电脑合了起来,反驳道:
“这是修饰语!Sherlock,我在写我的blog而不是医学报告!”
我一直试图去让他理解,我只是想让他看起来更加的人性化,而不是对命案抱有特殊爱好的怪人。
而他却笑的更开心了,坐到我旁边。伸出两只手比了一个缝纫的动作,摇头晃脑的装作我的样子。
“我是Ms.Watson,我是一个内科医生,让我来缝纫你的心灵吧。Mr.Holmes请把我的毛线拿过来。”
我看着他脸上夸张又滑稽的表情,再一次发誓我再也不会再替这个人做任何事情。
虽然我的誓言一向都不怎么管用。
不过想起前不久因为自己很忙,忘记给他收拾房间,就导致Holmes“不小心”的被一堆垃圾埋在底下,动弹不了,只能发短信让他下楼“挖”他的时候,我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我衷心的祝福你能够在你的房间里挖出毛线。”
他抬头,明显明白了我的意思,低低的哼了一声,脸色黑了下来。
“你总是喜欢把那些东西写的不近其实又夸张可笑,天知道那些人为什么喜欢看你这些东西。”
“情感,Sherlock,人们喜欢这种吸引人的,带着情感的文字,而不是你的那些烟灰报告。”
“Watson,情感和习惯…”
……
他曾经说过,情感和习惯是所有最低级错误发生的原因。
就像即使已经过了两年,脑中的,某个身影也依旧,笔直的,高傲的,孤独的站在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
只是我在也没有办法跟着他,跟着他的身后。
我今天本不想再去看他,毕竟我今天再一次因为那该死的习惯而分手了,我甚至数不清这到底是第几个因为被我无数次叫成叫成了Sherlock而和我分手的女孩。可是还是那该死的习惯,我还是没忍住每个周末来看他一次。
我站着墓园中,看着无比可恨的那个名字甚至忍不住要掀了墓碑。
天知道我每天要对着镜子喊五十遍Andrea可是突然还是下意识的叫出了Sherlock。
我往常都只是安静的在这站一会,可是今天我想起那个天赋异禀,高高在上,本该备受瞩目的那个人却变成了眼前摆着伶仃的几朵花的朴素的石碑,突然就压制不住了自己的委屈。
“你可是堂堂的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却变成了这个样子,我说过!没有人能让我相信你是骗子!即使全世界都说你是骗子我也会依旧站在你身后!就算你真的是骗子我也不会在意!可是…你为什么要跳下去……你这自私的混蛋,每次都不在意别人的想法,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就这样死了……你知道,你知道别人,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你知道吗……我…我今天本来不想来看你的,Andrea,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温柔,体贴,善良,她是我第十六个女朋友,也是我的第十五个因为叫错名字而和我分手的女孩了。你知道吗……”我努力压制着眼底的酸涩,可是看着那个黑漆漆的石碑,我终于还是不争气的掉下眼泪。“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还是总是下意识的叫出你的名字……我还是总是……以为你还活着,还是总是以为能有一天看到你站在墓碑前面叫我…”
“Watson?”
“嗯……就是这样。”
我低着头,回想着刚才的声音,低沉磁性,语速略快却异常清晰,Sherlock的声音一向很有标志性,他一向都招人喜欢,无论是Ms.Hadson还是Molly,只要有人真正认识他就一定会喜欢他。
“Watson?”
等等……
我猛的抬头,站在黑色墓碑前面的那个人有着熟悉的微卷黑发,熟悉的冰蓝略带绿色的双眼,熟悉的微笑以及熟悉的气息。
我眼前的的的确确是那个早该在两年前死去的那个男人。
我突然被喜悦或是惊吓冲击到脑中一片空白,脚一软险些摔到地上。
他毫无罪恶感的跨过了自己的墓碑,顺手拉了我一把,才让我没有那么丢脸的晕倒在地上。
可是我的大脑却一直不停的在放空。
只能看着他抓住我的肩膀用力的摇晃并大喊着:
“DON'T BE FAINTED!DON'T GO CRAZY!CALM DOWN!Watson!CALM!DOWN!”
我想这大概也算是急救的一种吧,至少我的确没晕过去,还能艰难的用着还在发颤的双手粗暴的扯下了他的领带,撕开了他的衬衣,一手掐着他的脉搏,一手贴着他的颈动脉,在将耳朵贴在他的胸前。
血液还在流动,脉动正常,体温正常,心跳略快。
干完这些我才慢慢的吐了口气,倒退几步,坐到了什么东西上。
当然,也在我坐下之后我才发现我刚刚都干了些什么。
死而复生的大侦探Sherlock Holmes的领带被扯得皱皱巴巴的扔在地上,衬衣上面的三个扣子被扯掉,大片的皮肤裸露在外面,他那件立领的风衣掉到了地上,衬衣外面的西装也要掉不掉的挂在身上,而他本人则是一副惊吓过度而呆滞的模样,按理说这种表情是不应该发生在Sherlock身上的,或许过一会就好了。
……吧
我低头看了看手机,依旧过了十分钟,我承认我也是刚刚从震惊中勉强缓和起来,甚至脑中现在还是缓慢飘动的零碎信息和大片的空白,可是Sherlock却完全没有要回复的迹象,他甚至已经开始石化。
正在我朦朦胧胧的要打电话给Mycroft的时候,他才清醒了过来,他非常有夏洛克风范的没有尖叫没有惊吓没有逃跑,没有任何过激行为,他明显比我冷静的多,他冷静的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Sherlock,你…”

我刚想问他也什么就被他噎了回去。

“John,别坐在我的墓碑上面。”

“什…什么?”

“我说,John,别坐在我的墓碑上面。”

我突然愣住了,颤抖的伸手摸了摸我坐这的那个冰凉的东西。

“你说我坐着什么?”

他突然朝着我微微一笑,看了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我说,”他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说到:“你现在正坐在我的墓碑上面。”

我终于非常丢脸的一声不吭的昏了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估计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我翻了个身,下意识拍了拍旁边的东西,却入手一片光滑。

“John,你再碰我的衣服你就只能裸奔回去了。”

Sherlock低头看了我一眼,继续开始摆弄他的手机,最后还不忘加一句威胁。

“我保证。”

我才发现我之前竟然一直躺在Sherlock的一条腿上,而且还把手伸进了Sherlock敞开的衣领里。

我一个激灵,立刻坐了起来,下意识的就开始搜寻附近的行人,幸运的是,似乎没人看见。

“你已经睡了一个多小时了。”Sherlock悠闲的开口,“途经的路人至少超过两位数。”

我转头僵硬的看了一眼Sherlock衣衫不整的样子,又看了看我们两个的姿势。

真是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我绝望的扶额,我终于明白了Sherlock的人生目标,他的目标就是让全世界知道我们是一对Gay。

我敢发誓明天的新闻标题就是【天才侦探Sherlock Holmes死而复生,并且和他的助手兼爱人John Watson在墓园衣衫不整的睡觉】

我非常想要反驳些什么,可是这的确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我唯一能反驳的就只有“我不是他的爱人”这句颇为干涩的话。

“醒了就赶紧起来,”他若无其事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又将西装拢了拢,将风衣的领子立了起来,转身说到。

“走了,回家吧。”
……回家?
我脑中又聚上差不多的浆糊,唯一留下的就是Sherlock这个名字,和baker st.221B这个地址。
我想我的确应该回家了。


Tony Stark先生的实况。

脑洞爆发,OOC,后期一定会虐,
是在几部漫威电影之后的里故事。
围绕着Stark先生的关系圈,
大概是吃所有CP的,

Tony Stark先生实况。


After Ironman I


Stark:(制作另一个反应炉)Jarvis,调出反应炉的图纸。


Jarvis:yes,sir。


After Ironman II


Jarvis:Sir,您如果现在在不开始准备的话,就一定会赶不上Shield的总部会议的。


Stark:那就赶不上。


Jarvis:自您在一个月前加入了Shield到如今,您总共错过七次个小型会议和零次总部会议;参加了六次小型会议和三次总部会议;其中六次小型会议和三次总部会议是我穿着铁甲装备替您参加的,总结:Sir,您至今一次会议都没有参加。


Stark:所以?以一个顾问的身份去了所谓的会议?那有什么意思?我简直不敢相信,像我这样的天才都已经愿意受聘了,而他们竟然只让我做一个顾问。


Jarvis:而您这样的行为会让罗曼诺夫特工对您的评估表上再加上一句“消极怠工”。


Stark:Jarvis,我根本就不指望她会对我有什么好评价。


Jarvis:好吧,但是,Sir,您在工作室里呆了超过了八个小时又五十八分钟,作为您的私人AI和生活助理,我会在两分钟后切断工作室与总电源的链接。


Stark:……哈?等等等等,我带了这么长时间又怎么了?我还曾经一整天都呆在工作室了,Pepper都没有对此做要求。


Jarvis:过短的休息时间会导致免疫力下降,而您一直保持一个坐姿,则会导致疾病的产生,再加上您对甜品和食物的依赖,导致身材变型……


Stark:停!别说了,我知道了,但是,再给我半个小时,我还要…


Jarvis:别担心,Sir,在您休息足够8小时后,我会再次开启电源的。


Stark:不!等等!我还没修好这个发动…机……


(停电)


Stark:Jarvis!


Jarvis:我在,Sir。


Stark:我知道你在,我说!把电给我打开!


Jarvis:Sir,请问这是对系统的命令还是对助理的请求。


Stark&Jarvis:……


Stark:算了,随便你好了,反正我也没什么要忙的了。


Jarvis:您是要上楼休息还是外出做些活动。


Stark:……我要加餐。


Jarvis:好的您是要锻炼是吧。


Stark:……


Jarvis:好的,开始联系您的私人健身教练……


Stark:不不不!取消通话!我要睡觉。


Jarvis:好的,通话取消,七小时后我会通知Happy先生去买甜甜圈,并且叫您起床。


Stark:……万恶的机械管理,我或许是时候换个AI了,而且,为什么不是你去给我买甜甜圈?你可是目前最闲的人。


Jarvis:我想我大概并不闲,第一是因为我受您的委托一直在帮助Pepper小姐处理着Stark公司绝大部分的数据,第二则是因为我要一直贴身陪着您。


Stark&Jarvis:……


Stark:……我睡了,把灯关了去。


Jarvis:好的,Sir,晚安。

没关系,我会一直陪着您的。


Stark:Jarvis这么黏我是不是不太对劲?


After The Avengers I


某次(日常)重聚。


Banner:Stark你怎么不过来…嗯?这是什么?


Stark:是给Cap设计的新制服。接下来还有鹰眼和黑寡妇。


Banner:Avenger们的整体装备肯定是要提升了。


Stark:嗯,别的不说,就说Cap身上这件没有任何防御能力的国旗,就可见装备升级是多么的重要和艰难。


Rogers:等等!是要把我的衣服改成和你一样的铠甲么?


Stark:差不多,不过对于你这个年龄来说,我估计也要给你制作一个AI才行。


Jarvis:Sir,我非常不建议您这么做,毕竟美国队长先生至今还学不会怎么手机开机。


Stark:可是他摩托车不开的挺好的吗?


Jarvis:根据二战的时间线和Rogers先生的年龄线倒推的话,其实Rogers先生在之前应该是开过摩托车的。


Rogers:是的,Stark,我都和你说了我其实真的没有那么老,而且……那个……我的战衣可以换成深一点的颜色吗?


全体:天啊队长居然终于对自己的衣服颜色感到了羞耻。


Stark:可惜……驳回,你可是美国队长,怎么可以失去你的标志,而且你要是失去的标准的国旗战衣之后你岂不是和阿斯加德的那个惊爆点男主没什么区别了?


Banner:噗嗤,咳咳……剩下的你们还有什么要求吗?比如战衣和武器样式。


Romanoff:我的要求不多,贴身就可以了,我可不需要夸张的铁甲。


Barton:我也是,哦,对,还有颜色,黑色和深灰色就可以了,Ironman的颜色…实在是太张扬了。


Stark:……等等,你们是还没有想清楚到底是谁出钱和制作这些战服吧?好的我不干了,我想你们的要求Fury一定会满足你们的。


(到最后还是满足了所有人(除了美队)的要求,换了一种坚韧的新型纤维材料制作了战服。)

【Ironman x Spidey】我还没有

决定面对现实了,现实就是下一部女娲来了,并且一桶糖水下去,把所有人都搓回来了。


Stark先生一直是最顶端的存在,高高在上的闪耀着,施舍着,也失去着。

而我只是一个穷学生,即使拥有了特殊的能力,却依然只能仰望着Stark先生的背影。

而我唯一的不同,就是陪伴。

不同于那个伤害了Stark先生又离开了的Steve,他有很多朋友,他有许多需要守护的,但我只有Stark先生和梅姨。

非常完美的数量,完美到我刚刚好能够余出一生的时间去陪伴那个细心又敏感的Stark先生。

所以我开始追逐着他,不需要任何名声,不需要任何代价,只是静静的待在他身后。

我只是想让他知道,无论是战场还是生活中,他可能会失去一切,但唯独不会失去我。

所以他可以不再那么小心翼翼,不再那么的患得患失,不再那么的担心忧虑,也不会再竭尽全力却只能被他人误解。也不会再那样的……令人心疼。

因为我就这样追逐着他,不在意他正义与否,不在意他正确与否,只因为他是Stark先生,所以我也只会在他的身后。

我想,或许这样,可以让Stark先生注意到我。

即使只是一瞬间。

但是。

复仇者们拼劲全力就能杀掉敌人,然后纷纷不知所踪,然后在地球再一次遇到灾难的时候再一次集结起来,继续守护地球。

而他也可以继续跟着Stark先生,继续做人们的好邻居蜘蛛侠,继续努力的让Stark先生为他骄傲,然后高中毕业,进入大学,来到Stark先生的公司工作,或许还能悄悄的从Happy那里“不小心”的要到Stark先生的电话号码,然后继续像以前一样,平静的生活,以及对Stark先生不停的短信和电话骚扰。

我以为会这样的,和以前一样。

可是我却没能摘下灭霸的手套,甚至在灭霸拿着Stark先生的生命来威胁Dr.strange交出时间宝石的时候,我也只能狼狈的像个旁观者一样趴在一旁。

我从未如此痛恨自己的弱小。

像个虫子一样只能旁观着自己的最重要的人的生命就这样被握在别人的手中。

我只是也只能看着灭霸的拳头悬在Stark先生头顶,而Stark先生只是偏开了沾有血迹的侧脸,眼中是坚定和无畏。

我不知道Stark先生对我来说算是什么样的身份,但是,在这一刻我的心脏却痛的几近窒息。

我第一次明白了失去的感觉。

我第一次感受到了Stark先生早已习以为常的那种痛苦。

可是,就在我以为我即将失去Stark先生的那刻,Dr.strange却妥协了,他拿着那颗碧绿的宝石交换了Stark先生的生命。

灭霸的手套终于镶上五颗无限宝石,如同所说的,他放下了悬在Stark先生头顶的手,离开了,我知道,他的下一个目标将是地球。

Stark先生竭力撑起上身,紧紧的盯着Dr.Strange。

“你为什么这么做。”他这么说。

我知道Stark先生即使是死,也不会让Dr.strange交出时间宝石,因为这相当于用半个地球的生命来换他一人的生命。

可是再我勉强爬了起来,将Stark先生半搂着扶起的时候,感受到身边那个依旧存活着的人的时候,脑中浮现的却是庆幸。

我才知道,原来他在我眼里的位置,远远超过了地球,甚至已经超过了将我抚养至今的梅姨。

我看着身旁表情颓然的Stark先生,微微张了张口。

我想告诉他,他对我有多重要。奇异博士所做的其实就是所我希望的。

但是我还是没能开口,我仿佛一瞬间就失去了标志性的直率。

我只是看向了遥远的星海,暗暗的下定了决心,等我们回到地球去了之后,一定要告诉Stark先生他对我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可是……我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只那一霎,我脑海中突然想起一声清脆的响指。

我一愣,猛的抬头,眼前是星爵,他低着头默默的站着,看不见表情,身影却像是蒙着一层薄薄的灰尘。

不,的确是灰尘,他似乎感觉到什么了的抬头,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是身体随着灰尘的飘飞而渐渐消失。

我下意识转身,猛的看向Stark先生的方向,只见他也看向星爵消失的位置,一副怔愣的表情。

我微微松了一口气,谁都好,谁消失都好,只要不是Stark先生。

可是,紧接着。

眼前的,永远散发着光芒的Stark先生的身影渐渐开始模糊,耳边的,来自Stark先生的声音慢慢变得遥远,像是隔着一层厚厚的水幕。身体也突然有了一种不真实的幻觉。

像是全身注满了麻醉剂的感觉。

我眨了眨眼睛,眼前却依旧是一片模糊,手脚也像是生锈了一般的僵硬和冰凉。

我动了动,艰难的伸手抓住了Stark先生的手臂。

“我好难受。”

他伸手扶住了我,眼里是我看不懂的情绪,我只是抬头看着他,我本该高兴,因为这算是他第一次拥抱我,可是眼泪却先一步的流了下来。

渐渐,身体变得愈发冰冷,甚至连呼吸都开始慢慢沉淀了,颤抖的双腿甚至已经支撑不住我的身体。

我落进了Stark先生的怀里,艰难的用双手环住了他。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偏头看着他,努力抑制这颤抖的嗓音,希望从Stark先生那里得到几句安慰,因为Stark先生的话总是拥有令人安心的魔力。

可是他只是回抱住我,什么都没有说,我看到了,他的眼眶,慢慢的红了起来。

我突然明白了什么。

我就是世界选中的,那死去的半数人。

可是我不想死。

我再忍不住自己的恐惧,颤抖着声音,抱着他,艰难开口。

“我……我不想离开。”

我努力的抑制着身上的痛楚,将Stark先生抱的更紧。

“我不想死。”

我突然想起我们还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

“先生。”

你还没有通知其他人我是复仇者联盟新进的一员。

“先生。”

你还没有给我你的电话号码。

“求求你。”

我还没有告诉你我就是你当初见到那个带着钢铁侠头盔的小孩。

“求求你。”

我还没有告诉你你是我心中最珍视的人。

“我还不想走。”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

“我还不想死。”

我还没陪你一生。

就像所有事情发生的时候一样,我以为我能改变这个世界。

可是除了我的生命,我什么都没能带走。

包括全身的知觉和纷飞的灰尘。

可是,就在我还没有失去知觉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一滴温热的液体落在了我的后背。

我愣了一下,慢慢的,用尽最后的力气把自己的身体贴近他。

然后慢慢的在他的怀中合上了双眼。

我想我是恐惧着死亡的,可是在那一刻,我的心底却只剩下了雏菊一般的清新气息,我早就知道,Stark先生一直拥有着令人安心的魔力。

啊……还有一件事。

我靠在他的身上,

轻轻的呢喃了一声,

“对不起。”

对不起,没有让您看到我长大。